广东省高职高考网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睿博教育 > 经验心得 >  > 正文

拼命兼职赚钱还是学一门技能?大学勤工助学,你选哪种

2018-09-26 13:56www.gdsgzgk.cn广东省高职高考网

在中国的高校,“勤工助学”一直是个比较尴尬的词语。

 

 

报酬不高,多数大学生不愿意干;

 

工作内容相对简单,对于那些渴望社会实践锻炼能力的大学生来说,形同鸡肋;

 

学业繁忙,尤其是时下要求严把高校毕业关、取消清考制度的呼声越来越高,大学生投入到学业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多;

 

身份上潜在的歧视,在采访中,我们发现不少大学生宁愿缩衣节食,也不愿意被打上“贫困生”的标签,从而放弃校内勤工助学机会。

 

这里,我们采访两种完全不同的勤工助学的态度:

 

堪称“兼职狂”的谢聂冰紫,做过很多工作,除了养活自己还能负担自己的部分学费。

 

而在浙大鸽子屋咖啡店“打工”的两位同学,看重的是“能学到一门有意思的技艺”。

 

如果是你,会选择哪一种呢?

 

1 办公室助理、肯德基兼职、瑜伽教练

 

她说:一天要是有48小时就好了

 

谢聂冰紫说,一天要是有48小时就好了。

 

她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产品设计专业大四学生。作为一名来自江西抚州的贫困生,从大二开始,她就靠自己赚取生活费以及支付自己的学业费用了。

 

她可谓“身经百战”,做过很多兼职工作。

 

从一开始的校内办公室助理——这是一个勤工助学岗位,到肯德基兼职;从自己开漫画工作室到瑜伽教练,冰紫的“打工”经历丰富到可以出书。

 

与此同时,她还是班长,学习成绩优异,经常带队参加学科竞赛、国标舞比赛……

 

冰紫拼命赚钱的大学生活,在大三时达到繁忙的巅峰。

 

她描述了“恐怖星期四”的日程:早上7点半到下午4点,到杭州东站的肯德基上班,时薪14元。从东站下班坐地铁回到下沙,下午5点-6点,在学校瑜伽课上担任教练,时薪20元。接下来作为班长要处理班级事务,作为学科竞赛负责人要给团队开会,还要处理漫画工作室事务,一直要忙到晚上10点才能喘口气。

 

每年寒假,冰紫一般只回家住7天,陪家人过完年,就急匆匆地回杭州继续打工。

 

这些兼职,都是在课余时间做的。

 

这样一个月下来,她能赚到近2000元钱。这些钱,不仅是生活费,还要用来支付较高的学业费用。

 

冰紫所学的产品设计专业,是个很“烧钱”的专业,“我们的许多课程是要设计作品的,每项作业都需要不菲的费用。例如设计书籍装帧,就会产生打印费。之前我和同学一起设计了一款民族风的包包,光成本就要好几百元。”

 

这些钱,是贫困的家庭所无法负担的,只能靠自己去挣。

 

“大一时我做老师的办公室助理,每月有600元的工资。”冰紫说,虽然这些钱不能解决全部的生活学习所需,但对她也很有帮助,“经常和老师在一起,可以学到很多处理问题的方法,获得更多的学习提升机会。”

 

因为表现好,大二时获得推荐担任学校互联网+竞赛的队长。“参加竞赛特别锻炼人,我的领导能力、组织能力还有口才都有了极大的进步。”冰紫说,而这些机会的获得,都是因为在学校办公室担任助理时打下的基础。

 

冰紫善于抓住一切对自己有帮助的机会。

 

比如大一时报名参加了学校的瑜伽指导员培训。这在当时看来,对她赚取生活费没有丝毫帮助。

 

不过,冰紫一直坚持学习,一级一级考试,现在已经报名了国家级的瑜伽指导员的考试。也因为这项技能,她获得了学校瑜伽课指导员的工作。

 

“能够在学校里教老师和同学练瑜伽,让我有种成就感,还能反哺学校,这是其他勤工助学岗位无法体验到的。”冰紫说,如果有机会,她还可以到校外的健身机构担任瑜伽教练。冰紫的一些瑜伽学姐们,在毕业后甚至把瑜伽教练做成了第二职业。

 

2 为什么坚持在咖啡屋“打工”

 

除了赚生活费,还能学一门有意思的技艺

 

拿起奶缸,倒入新鲜的牛奶,用蒸汽喷头打好奶泡,轻轻倒入咖啡中,慢慢地拿巧克力酱在奶泡上画了一个同心圆,然后巧妙地勾出一朵花的形状。这是浙大2017级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研究生卢芳雅在“鸽子屋”勤工助学的日常。

 

“鸽子屋”是属于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的一间小小的咖啡屋,位于浙大西溪校区教学主楼四楼。它是学院提供给本院学生的一个勤工助学平台,来这里“上班”的大多数是研究生。

 

张驰和卢芳雅是同班同学,现在是“鸽子屋”的管理者,她负责食材的采购并安排学生工作,因此被大家亲切地称为“老板娘”。

 

她说,一般一周10人左右就能维持咖啡屋的正常运转,在这边勤工助学的学生主要负责咖啡的制作、咖啡屋的日常清洁和图书管理等。

 

在校内勤工助学,与校外兼职比起来,报酬堪称微薄。但是,仍然有很多同学争着到“鸽子屋”工作。

 

张驰认为:“很多同学在这里勤工助学,并不是冲着工资来的,而是情怀。”

 

张驰自己就是冲着“情怀”而来。

 

她本科就读于浙大汉语国际教育专业,2013年毕业之后当了一段时间英语老师。

 

2015年她回校游玩,在“鸽子屋”遇上本科的老师,聊了一下午的人生规划,之后产生了考研的念头。因此,张驰对“鸽子屋”有一种莫名的情愫。2016年考研回浙大后,“鸽子屋”刚好在招负责管理的学生,张驰就报了名,一干就是两年。

 

为了“鸽子屋”的这份工作,张驰放弃了月薪5000元的线上家教工作。在鸽子屋,虽然名为“管理者”,其实赚的和他人一样,这样一个月下来只有四五百元。

 

张驰并不觉得可惜,她说:“‘鸽子屋’对我来说,是可以让心灵停靠的地方。”

 

咖啡师是一份很有趣的职业,“鸽子屋”为来这里勤工助学的学生提供了解和从事这份工作的机会。

 

在这里,学生可以学着给咖啡做勾花、打奶泡,冲泡各种品味的咖啡。“鸽子屋”的顾客不是很多,轮到值班的同学很轻松,闲暇时可以看书、自习。

 

张驰和“同事”们时常捣鼓一些新品,比如“冰柠黄胖子”:用半个柠檬榨汁,配上雪碧,再加上一点冰块,好喝又解暑。

 

当然,在这里勤工助学的同学,还有特殊的福利:每天可以免费喝一杯咖啡。不值班的同学,可以半价购买咖啡。

 

卢芳雅说,因为研究生的课程不算多,所以与导师见面的机会就少了,不过在“鸽子屋”经常可以遇到来喝咖啡的老师,“在这边勤工助学,就多了向导师请教学习的机会,十分难得。”

 

“我们之所以会选这样的勤工助学机会,可能更看重的是精神上的收获,而不是物质上的回报。”

 

张驰说,这种时尚的、有一定技术性的岗位,对很多大学生来说有特别的吸引力,“能赚钱补贴生活,还能学一门有意思的技艺。”

 

“在这里的日子久了,会有一种归属感,舍不得离开。很多同学哪怕去了国外,都很想念“鸽子屋”,想回来再喝一杯咖啡。”张驰说。


 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